信息披露

首页 / 信息披露 动态资讯 / 披露详情

星玛独家揭秘长城、华融、信达、东方四大资管

来源:星玛基金 | 作者:小金 | 2017-06-28 12:00:00

摘要——

华融、信达、长城、东方,相信不良资产圈的“老炮儿”对于这些名字并不陌生。

详情——

星玛导读>>>华融、信达、长城、东方,相信不良资产圈的“老炮儿”对于这些名字并不陌生。1999年,我国借鉴国外经验,由财政部分别出资100亿元成立了华融、信达、长城、东方四家资产管理公司,拉开了我国不良资产处置的序幕。一晃18年过去了,四大资管公司也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星玛资产将从四大资管成立背景说起,深扒四大资管公司干货,以飨读者。

    借鉴美日韩等国经验,应运而生

    央行行长周小川曾经在公开发言中简要介绍了90年代银行不良资产的结构成分。其内容由星玛资产整理如下图:


    通过上图可以看出,90年代的不良资产中40%与行政干预直接相关,30%与国企信贷膨胀相关。总体而言在计划经济扩大生产的年代,不良资产规模的迅速扩大有浓厚的行政色彩。在改革开放刚刚开始发力、百废待兴的年代,公有制经济作为国民经济的绝对主力,自然而然也是形成不良资产的“主力”。

    那么,为什么要选择在1999年成立四大资管公司呢?

    这要从80年代的“拨转贷”说起。


    由上图可以看出,从信贷膨胀到经济降温,在一个完整的经济周期内产生了大量的不良资产。1998年广东国投破产引发全国震惊,要知道当时的广东国投被誉为中国商界的“航空母舰”,是仅次于中信集团的超级金主,广东国投数百亿的债务中有80%来自日本、美国、德国、瑞士等国家和地区130多家著名银行,因此广东国投破产带来的冲击也强烈影响到了海外市场。

    广东国投的破产为不良资产风险集中爆发敲响了警钟,然而处置银行业数万亿的不良资产谈何容易?好在国外发达的经济体已经为我们“趟平了道路”,美国、日本、韩国等都有现成的处置经验。

    国际“接盘侠”联盟

    美国的“接盘侠”RTC(重组信托公司)

    20世纪30年代是美国经济由繁荣走向大萧条的时代。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下,大量银行倒闭,致使美国金融业一片混乱,元气大伤。为了重建繁荣,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作为政府机构承担起为银行存款提供保险,避免挤兑,维护金融业秩序的任务。

    星玛资产提示:存款保险制度是由各存款机构作为投保人按照比例缴纳保险费,建立存款保险准备金,一旦存款机构出现经营危机或面临破产,将由存款保险机构向其进行救助,并使用存款保险准备金支付部分或全部存款,保护银行业信用,维护金融秩序。美国在存款保险制度运营初始便有将近3万家储贷机构参与其中。

    在80年代以前,存款保险制度运行良好。50年的平稳运营让人们忘记了被银行信用危机支配的恐惧。80年代美国通胀率上升,利率市场化的背景下,储贷机构短期筹资成本的不断上扬,让资产端以房产抵押为主的长期固定利率更不上市场化利率快速提升的节奏,再加上监管不足、竞争过度等因素,终于酿成了储贷危机。到1989年,苦苦支撑的联邦储蓄信贷保险公司宣布破产,美国存款保险制度临近了分崩离析的边缘。

    为了解决坏账问题,联邦存款保险公司重组了联邦储蓄信贷公司,并成立了“重组信托公司”(Resolution Trust Company 简称RTC)。

    RTC负责清收破产储贷机构的不良资产,被赋予处理倒闭储贷机构遗留问题的任务,从而最大限度地减少政府损失。换句话说RTC就是美国80年代通胀的“接盘侠”。RTC的运行方式是由美国政府拿出500亿美元对RTC进行注资,并授权RTC监管所有存在不良资产问题的金融机构。

    日本的“接盘侠”RCC

    溯源日本不良资产,我们会发现同样浓重的“行政色彩”。与我国大刀阔斧搞改革改善人民生活水平的出发点不同,日本大规模不良资产的产生属于战争遗祸。

    二战期间,日本政府颁布了《军需公司指定银行法》,从法律上规定政府指定的银行必须保证满足重要军需企业的资金需求。战争结束后,满目疮痍的日本除银行业之外的融资体系被摧毁殆尽,从此日本企业高度依赖银行融资成为常态。

    银行的高高在上催生了具有日本特色的主办银行制度:对于企业而言,为其提供融资最多的银行被称作主办银行。主板银行对企业经营拥有部分决策权,甚至可以插手高层人员任命等工作。这样的模式推动了日本经济的快速发展,同时也将银行与大型企业牢牢绑在同一辆马车上。

    90年代初,日本泡沫经济破灭,高度捆绑大型企业的日本银行首当其冲。为了维护金融业秩序,日本效仿美国模式建立了专门处置不良资产的机构。由日本政府提供财政资金,将东京银行改组成债券重组托管银行,简称RCC,拥有资本金1600亿日元。该机构主要任务就是收购一系列破产金融合作组的业务,并处理其不良债权。为了解决不良资产的问题,日本国会于1998年准许政府动用60亿兆日元处置不良资产。

    韩国“接盘侠”KAMCO

    为了处置不良资产,韩国建立了专门的第三方机构——韩国资产管理公社(KAMCO)。KAMCO专门接受银行剥离的不良资产,由韩国财政部与韩国发展银行共同出资设立。KAMCO剥离不良资产的主要方式是发行债券交换不良债权,这种形式帮助KAMCO在短期内集中了大量的不良资产,帮助韩国迅速走出困境。

    美日韩处置不良资产的共同特点

    1、三国政府都成立了“接盘侠”:美国的RTC、日本的RCC、韩国的KAMCO。

    2、三国政府都斥巨资帮助“接盘侠”开展业务,同时采取降息之类的政策支持国民经济尽快走出困境。

    3、三家“接盘侠”处理不良资产的思路都是将“坏资产”剥离出来,让银行业轻装前行。

    看完了国外的“前车之鉴”,我们再回来看看我国四大AMC是如何成立的。

    四大AMC成立前夕

    面对“拨转贷”遗留的大量不良资产,我国充分汲取国外经验。1999年财政部果断做出决定:分别注资100亿发起成立四大资管公司,集中处置工农中建四大行的不良资产。

    财政部特许四大资管向四大行发放8200亿债券,并用央行再贷款和这笔债权融资反过来收购四大行高达1.4万亿的不良资产,而且还有2.25%的年息。借银行的钱买银行的不良资产——说四大资管是我国的“接盘侠”毫不为过。

    处置不良资产,四大AMC祭出“债转股”高招

    在四大AMC剥离不良资产的过程中,有近1/3的不良资产使用债转股的形式进行处置。其目的不仅是帮助企业脱离危局,更重要的是凭借股权调整企业治理结构,克服资金不足遗留下来的问题。债转股也可以说是国企改革。

    不良资产处置的争议

    由于1999年成立的四大资管公司存续期被定为10年。因此10年期届满的2008年就是四大资管的“大限”。为了在最后时刻尽可能处理完不良资产,爆出了很多“贱卖”不良资产的案例。较为极端的案例是2006年,长城资管沈阳办事处达成一笔18.68亿国有金融不良资产低价转让的案例。公开消息显示当时的成交价格不足债权的1%(1800万元),而买家收回这笔不良资产中含有的一笔债权(约占总额的1.4%,约2600万),不仅收回了成本,还赚了800多万。

    此外,除了90年代的不良资产,在2008年之前其他政策性业务的亏损也被放入了四大资管的账面上。面对规模庞大的不良资产,2009年建行、中行纷纷将债券延期十年,继续由财政部担保。

    四大资管的转型之路

    2009年之后,由于主要的政策性任务逐渐完成,四大AMC先后加强了商业化进程。

    截止2016年12月11日,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挂牌,四大资管都完成了股份制改革。

    在四大资管进行市场化商业改革的过程中,迎来了两位实力强劲的“新东家”——社保基金和中国人寿。

    四大资管的盈利能力

    四大资管拥有丰厚的不良资产处置经验,并且具有成为综合金融平台的潜力。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转型以来四大资管每年的营收和利润都保持着100%以上的增速。

    四大资管转型成金融牌照“收藏家”

    由上图可以看出,四大资管已经开始积极布局金融全牌照路线。在获准难度较高的银行、保险、证券、期货等方面已经有所斩获。作为“全牌照黑马”,四大资管未来甚至有望凭借自身强大资金实力以及深厚的不良资产处置经验挑战中信、平安这类传统金融巨擘的江湖地位。
    注意:以上内容均来自网络公开消息、数据,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市场有风险,请谨慎操作。更多不良资产深度内容请关注公众号:星玛资产。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回到顶部